南昌历史网

当前位置: 主页 >> 历史解密

五月末的天气

发表于:2020-03-17 16:44:48 来源:南昌历史网
五月末的天气,微风带着些暖意吹来,还夹杂着淡淡的花的香,星儿稀疏,月光朦胧。
两个少年,十七八岁的模样,在葱茏的麦田边野餐,喝着牛奶饮料,吃着自带的面包鸡腿,还有本地特色煎饼卷大葱。
倏忽间,天际一颗流星划过,刘诗雨倏忽间站了起来,凝神而望,眼中有泪水滑过,他瞬即地擦掉泪水,若无其事地拿起脚下一块石头,向着碧绿的麦田扔去,很远很远,听到一点沉闷的落地声。
刘诗雨的细微举动,并没有逃过孙畅的眼睛,孙畅皱了皱眉头,看着刘诗雨,若有所思地提议,“人生苦短,就那么短短的三万多天。我们在世上走一遭,何不来个桃园结义,让我们这两个独生子,在世上有个伴!”
刘诗雨说:“我们两个结拜?我们不是同一阶级,你不怕结交我这样的穷兄弟,丢你的颜面!”
孙畅大声地说:“我们两个从小在一起上学,情同手足,你时不时的帮助我,才使我学习上和你并驾齐驱,要说感激,我最应该感激你!”
他们模仿古代结拜仪式,在碧绿的麦田边,朦胧的月光下,举行了简单的结拜仪式。
跪倒在地,举起右手,对天盟誓,声音不高但是铿锵有力:“我,孙畅;我,刘诗雨,我们在这里宣誓,从今往后,我们哥俩有难同当有福同享,不愿同年同月同日生,只愿同年同月同日死!”
盟完誓,举起饮料,一饮而尽。
孙畅回到家里,看见爸妈正在客厅看电视,看来在等他回来。看到一向准时的儿子今天回来这么晚,母亲笑着问:“今天跟同学聚会怎么样?有没有相互约定去那所大学就读?”
孙畅笑着说:“我们约好一起考西安交大,到那里去寻觅我们的梦想。”
孙畅走到爸妈跟前坐下,盯着爸妈的眼睛说:“爸妈,我已经十八岁了,是一个大男孩了,我有权决定我自己的事情了吧?”
“是啊,十八岁是个男子汉了,有什么事情,你可以做主了!”
“爸妈,我想动用我的压岁钱和零用钱,那是我的小金库,我积攒了十八年,现在我需要这笔钱,来完成我的一个愿望。你们说话算话,只要我花得有意义有价值,你们就不要过问!”
父母含笑点了点头。
孙超伸出手,和父母拉钩:“拉钩上吊,一百年不许变!”
第二天,体育课,孙超和刘诗雨休息的时候,他们坐在树荫下凉快,孙超拿起一瓶水“咕咚咕咚”喝完,然后一屁股坐在台阶上,盯着刘诗雨说:“我们一起考西安交大如何?你不是说要到那里寻找大唐,梦回大唐吗?”
“我……”刘诗雨内心仿佛在极力挣扎着矛盾着,嗫嚅着说:“我不打算去西安了,想就近读个职业中专。我们平民百姓,读不读大学有什么区别,不是人们都说,大学毕业等于失业吗?”
孙超扳过刘诗雨的臂膀,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:“我们是拜过把子的弟兄,有难同当有福同享,我们要一起去六朝古都西安寻觅大唐,梦回大唐,在那里我们要一起努力!”
刘诗雨小声地说:“我不去西安了,想留在家乡。我祝你高考成功,也祝你圆梦西安!”
孙超斩钉截铁地说:“我是哥你是弟,在这里你必须听我的安排,我们一起考西安交大。费用的问题我已经有了眉目,不许一个人掉队!”
刘诗雨坚定地说:“大丈夫不食嗟来之食!我不要你的资助,我的路我自己走,我的人生与你无关!”
孙超急了,一拳头砸在柳树上,那手有血流出:“好!你不读大学是吧?那我舍命陪君子,我也不读大学了!”
刘诗雨着急了:“别别别?你可是时代的宠儿,名副其实的富二代,你怎么能和我们普通百姓孩子相提并论!”
这句话戳到了孙超的痛处,这也是孙超的软肋。孙超最烦人家说他富二代,含着金钥匙出生的,所以,平日里,孙超从不穿名牌,不用手机,和同学一样吃食堂,学习努力用功,在班级名列前茅,在年级都是数一数二,一直和刘诗雨既是兄弟,又是竞争对手。
本想说服刘诗雨一起考上大学,然后资助刘诗雨读完大学,两个人携手打拼一番事业,又担心伤害了刘诗雨的自尊,才出此上策,结拜为兄弟,好名正言顺地帮助刘诗雨,没有想到被刘诗雨揭了短。
孙超重重地坐在地上,受到了打击,他看着刘诗雨,满眼都是期盼和无奈,不过他还想做最后的努力,他知道刘诗雨不是故意的,他家里正在经受着生死考验,他的祖母病重,危在旦夕;他的父亲,家中的顶梁柱,因为车床事故,右手被切掉了四个手指头。可现在距离高考不远了,短短的十几天时间,如果这时候刘诗雨放弃,十年寒窗苦的努力,就会付诸东流水。想到这些,孙超感觉刘诗雨正在经受着一场磨难,这场磨难,很可能把这个十八岁的男孩击垮,十八岁的天空不都是晴空万里,也有雾霾,也有风雨雷电。
孙超还想做最后的努力,他握着刘诗雨的手斩钉截铁地说:“我主意已定,舍命陪君子,你不考大学,我也不考大学了,就这么定了!”
看到孙超语气坚定,没有半点含糊,刘诗雨怕了,他担心从来“言必行行必果”的孙超真的放弃高考,他也深深地明白了孙超的良苦用心,他握紧孙超的双手:“大哥,我听你的安排,全力冲刺高考,成败在此一举!”
两个月后,西去的列车上,坐着两个十八岁的青年,他们满怀希冀,向着梦中的六朝古都西安奔去。

共 1951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十八岁,最有朝气的年龄,更是圆梦的季节。刘诗雨和孙超是同班同学,是学习上的伙伴,更是竞争对手,他们的成绩始终不分伯仲。孙超,典型富二代的代表,含着金钥匙长大;刘诗雨家境贫寒,但是学习非常刻苦。孙超为了鼓励刘诗雨和他一起去西安读书,实现自己的大学梦,他跟刘诗雨结拜了兄弟,一如桃园三结义一样,要同甘共苦。在孙超的帮助下,刘诗雨放下包袱,和他并肩前行了。十八岁的天空,湛蓝如洗,纯洁而又富有朝气。小说有着一定的社会意义和教育意义,推荐共赏!【编辑:花轻落】儿童健脾胃吃什么
海口牛皮癣医院
运城男科医院